当前位置:

乔口印象

来源:人民网 作者:骆志平 编辑:朱小红 2022-01-14 14:25:12
—分享—

跨页副本副本.jpg

(作者 骆志平)乔口是古汉名城长沙最北端的小集镇,这座看似普通的小镇,却吸引了屈原、贾谊、杜甫的脚步,三贤来过乔口却都有史可考,贾谊来此写下了《吊屈原赋》,杜工部夜宿乔江客栈在这里留下了《入乔口》和《宿青草湖》两首诗。

1641881543612841.jpg?x-oss-process=style/w10

可能是居八百里洞庭之入口,江风太急,将乔口悠远的历史吹写过无数遍,以至于两千多年过去了,乔口留下的容颜大多还是新面孔。如果不是循着屈原、贾谊、杜工部的足迹一路往上溯源,还有早些年在离集镇不远的团头湖发现了新石嚣时代人类活动的遗迹,我们很难知道看似年纪不大的乔口居然如此古老。

乔口人没有忘记三位先贤给乔口带来的荣耀,旧街提质时恢复了三贤祠,这是乔口人的情义,也是乔口人的聪明。有了三贤祠供奉的三位圣贤谈古论今,乔口自然就不缺底蕴了,何况还有一同恢复和修旧如旧的乔江书院、万寿宫这些明清建筑的身影在,乔口不论放在哪个古镇群里都不失面子,不输底色。

乔口三贤祠.jpg

和其它古镇不一样,乔口居三地四县交界处,是从八百里洞庭水陌中孕肓出来的孩子。几千年以来,江堤上一路晾晒的鱼网,便是这里的风景,也是老祖宗的生计。乔口人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没有完全依旅游的性情来打古镇牌,而是将这个水系很发达的地方冠名为“乔口渔都”。并且将入街门户立成了以鱼头为造型的石门坊,巧妙的把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融入到了自己向往的生活中。

很快,“到乔口吃鱼”就成了一句口头禅。这样一来,除了一些对文化感兴趣的人之外,知道乔口鱼虾好吃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乔口有个三贤祠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可三贤祠的三贤对此似乎很不在意,远离热闹少人侵扰倒也图个清安自在。我是乔口的常客,对乔口的历史自然略有所知,一直想捉笔揣摩一下乔口的心思,可不知从何下笔,昨天写思母一文时,突然想到了乔口有条百寿街,于是顺着内心的牵引,拨开石门坊周边的热闹,走入了乔口的最深处。

12072035.jpg

从百寿街挪步,就有一种古意徐来的感觉,和过去一样,百寿街的吉祥都镶在了百寿墙的寿字上,那么多的百岁老人串起来,应该就是一部乔口史。百寿街的街道并不宽,依现在的气派,只能算是小巷子,但这里却是乔口最初荡桨扬波的脉搏,老青石板大多已在岁月中化成了尘埃,剩下的都集中到了街道的中线上,偎着街心牵着一百个形态各异的寿字,仿佛在向游人打开百寿街的画卷,讲述百寿街的故事,憧憬百寿街的未来,设计师杨建觉文心独具,了不起!

由于街道不宽,两厢店铺檐楣又抬得高,阳光只能变着法子进来溜一溜,但挤进的阳光更调皮,有的落在檐角处,有的趴在门框边,把老街乐得到处显醉味,一半是古意一半是斑斓。

从百岁街口码头拾级而下便是渔都广场,也是露天舞台,回字形的设计差不多绕到了柳林江对岸,从这里游客可以自由分散,往东随着栈道小路可抵杜甫亭,往西直抵柏乐园,柳林江的水则清清澈澈映着游人的脚步,装扮着两岸的风景。夜幕降临后,经常把月亮揽到老街的入口处,擦亮青石板上古老的记忆;要么拉着正在梳妆的杨柳枝,让她成长了嬉水的模样;俏皮时就把老街的灯火摁在了波纹里,惊得老街直晃悠……

顺着木栈道往东,百岁街后背的门檐大多藏进了依江长大的树梢中,偶尔门窗落个脸,不是茶语就是透过街心的热闹。虽然游人不少,却不觉嘲杂和零乱。往前走不远便到了杜甫码头,杜甫亭立在巷子口,杜甫的两首诗《入乔口》和《宿青草湖》刻在了石碑上,这是乔口的文化,也算是当年杜甫路过百寿街,入住乔江客栈留下的一份盘缠吧。

万寿宫 (2).jpg

从杜甫码头回望,柏乐园的摩天轮很抢眼。柏乐园的主人余岁柏是第一个喜欢上乔口的城里人,不然他不可能把白花花的银子全都塞到了柳林江的心窝里。柏乐园不像城里的游乐场,好玩的要么处在闹市中,要么挤在屋子里,柏乐园则是落在柳林江的怀抱中,摩天轮随便转个圈,就可收获一幅早春图、或是丰收景,如果运气好,还可掉进渔舟唱晚的江景中。

从杜甫码头上岸,就是连片的大街小巷。名字很多,足可以让你感受昔日“长沙十万户,乔口八千家”的繁华……如今这里虽然也人流不少,但相比入街石门坊处的热闹又显出了不少的静气,三贤祠、乔江书院、万寿宫、乔江客栈都坐落在这个片区。也许是尊古意,我也没有过多去打扰深究,毕竟每一处都有写不完的故事,生怕一脚踏进去,半部湖湘历史就缠上身。站在乔江书院前,我忽然想起了以前为乔江书院写过的一段文字:岳麓书院居南头,领古汉名城之风骚,乔江书院座北端,为古汉名城划句脚……这就是乔口俏丽背后的深远,也是乔口渔都永远走不丢的骄傲。

来源:人民网

作者:骆志平

编辑:朱小红

阅读下一篇

返回望城分站首页